Bella愛閱讀——吉本芭娜娜《廚房》:谷底的陪伴

本作《廚房》共分為三大章節——〈廚房〉、〈滿月〉、〈月影〉。

〈廚房〉-主角櫻井御影在唯一的親人,她的祖母,過世後,被田邊雄一和惠理子收留,漸漸感受到三人相處的溫暖,而重新定義了自己夢中的「廚房」。

〈滿月〉-惠理子遭人殺害,雄一隱瞞許久才告訴御影,兩人一起經歷各種情緒浪潮。在一趟分開旅行後,兩人決定繼續陪伴彼此。

〈月影〉-主角皐月的戀人阿等在意外中去世,同時阿等的弟弟阿柊的女友弓子也死於同一場車禍,皐月和阿柊各自用慢跑、男扮女裝穿水手服的方式,努力繼續生活。皐月在一次慢跑中,遇見神秘的女子阿麗,循著阿麗的指示,皐月捕捉到了百年一次的「七夕現象」,在河岸對面看見了過世的阿等。

「啊,要是雄一也在這裡就好了。」

這麼一想的瞬間,我衝動地說道:「老闆,可以外帶嗎?請你再幫我做一份帶走。」

——(引自《廚房》第二章節〈滿月〉)

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本書了,他就是吉本芭娜娜的廚房,沒想到這本書是吉本芭娜娜24歲的出道得獎之作,那個年紀可以寫出這樣感覺的故事好厲害,讓人也有點好奇她的生長背景是不是也曾經遇過很多生離死別。筆觸平淡但寫實地描述生活周遭,角色的個性細膩而清楚地描繪出來,故事讓人覺得很真實。與人群的疏離,孤單絕望之中掙扎求存的姿態,但並不是膚淺地樂觀的書,而是溫柔地接納、理解這樣的孤單與痛苦,所以讀著讀著覺得很溫暖。

這本書,讓人感覺到沒有界限的愛。人與人之間互動最重要基礎的元素。

如果曾經遭逢此遽變的人,應該可以充分了解那種淒絕的孤寂感,但吉本芭娜娜巧妙的用了煽情的文字來挑撥了我們的情感,有意無意的提醒著我們驅使御影繼續生活的,是一種無能為力、只能生存下去的人類根本意志。

神奇的是,人與人之間那種,並非透過血緣,而是經由某種磁場或電波互相吸引並互相包容的特殊相處,也許正是造就作品裡主角們對彼此的重要性吧。

即使沒有血緣,即使表象性別跟生理性別不同,但還是可以給予家人的安心與關懷。想來他們那段時間的小家庭組合,在別人眼中很奇怪、很有問題吧,但對著真正遇到困難的人,有幾個人能真正伸出援手,心無芥蒂地去幫忙呢,男主角的媽媽真的讓人很喜歡,如果可以去她的店裡跟她聊聊天多好,身而為人處在社會之中,有勇氣拒絕盲從社會的眼光,活的昂然自信,這件事本身就閃閃發光讓人嚮往了。

輕輕地闔上廚房這本書,心中有些淡淡的哀愁,我知道人生一直會有不斷告別地場面輪番上演著。無論是以不可抗拒的死亡形式抑或是其它的離別場面….能有機會說聲再見是幸福的,如果,不能….就在心中默默地和對方說聲再見吧。

我認為,吉本芭娜娜的療癒和其他作家的並不太相同,他不是強灌你心靈雞湯然後甜死人不償命的治癒,也不是一件能包裹住你,能給你安全感的冬季大衣,《廚房》的療癒來自於他陪著你一起死亡———然後重生,是這樣子的療癒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